应用语言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语言学论文 > 应用语言学

论释意策略在耳语同传翻译中的应用

应用语言学 时间:2018-12-12 14:28:49 来源:北方文学 作者:窦东

摘要:全球化的时代已经走来,商贸往来,信息交互,各地域的学术研讨等活动,使得口译翻译在国际交往中所承担的角色愈发重要。而即时性作为口译活动中最大的特点,则对于译员在短时间内摄取最大的信息量并反馈与听众的效能有很高要求。本文主要借助对于释意理论本质的分析和口译活动中的特点,提供出更有效和简单的方式,以期作者在未来口译实践中可以更好的将释意应用到翻译实践中。

关键词:释意理论;耳语同传;翻译

在法国著名口译专家塞莱斯科维奇的释意理论中认为,翻译并不是要求语言的对等,而是追求源语效果的等值,而这一方式则大大的提高了口译效率和译员的灵活性。耳语同传作为同声传译中的一种,则完全适用其中。

一、释意理论的概述

释意理论,又称达意理论,是巴黎高翻学院口译鼻祖塞莱斯克维奇及释意学派的其他研究人员逐步提炼的一个较为完善的口译体系,因此巴黎高翻学院也发展成为重要的口译理论研究中心。释意理论认为,翻译即释意;是译员本身通过对语言符号和自己的认知补充对源语所做的一种解释说明。在口译过程中,应当追求的不是语言单位的对等,而应当是原文效果的等值。这种翻译策略与其他语言学派的学术观点差异巨大,但释意派理论更多的是服务于口译实践,而该观点对于作者的口译实践有着独特的启发。

语言层次,话语层次及篇章层次为释意学派所划分。词义层次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个字对一个字的翻译,仅仅是机械的翻译词语本身的意思。话语层次是翻译话语本身的意思,是脱离交际环境和语言环境的转换。而篇章翻译指的是对语言翻译和认知的结合。前两者只能说是代码的转换,真正能被成为意义上的翻译,即释意的是后者。简单说来该理论并不追求那种简单的代码转换,而是追求将一种思想解构并重造,对此,塞莱斯克维奇有一个形象的阐释,将源语翻译成目标语的过程就好像是把一件毛衣拆散,将毛线清洗干净理好,然后按照一种新的样式将它编成一件新的毛衣,新织好的衣服当然还是一件毛衣,不是皮衣、布衣,但形式却和原来的那件大不相同了。

二、耳语同传的特点

耳语同传是同声传译的一种形式,其核心目的是让受众在当前环境中理解周围所发生的状况,是译员坐在客户身边或身后,在不使用任何通讯设备的情况下,直接低声将话语翻译给听众客户。耳语同传对译员的要求很高,要求译员在短时间内正确的将源语提炼并释意,用目标语正确转译与听众,同时也要注意突发场合及合适的修辞,由于没有任何设备,译员的抗干扰能力和体力都是非常重要的。而由于市场的需要,一些私密的,参与受众少的场合中,耳语同传服务就极为适合。

与笔译最明显不同的是口译的即时性,口译的听解和输出都是瞬时的,没有机会反复听亦同样没有修改输出语的机会。在某些条件下,可以通过增补和解释说明修正进行补救,但大多数情况,由于时间的局限,译员需要快速的跟进,并且过多的重复和修改会让译员失去客户的信任。除此之外,译员还需要敏锐的洞察能力和互动感,除对源语的分析,译员还需要对说话人的表情、动作、音量等带来的非语言类信息,同样传递给客户,为了让客户更好理解。

三、释意对于耳语同传效率的提升

耳语同传是口译活动中的一种,而巴黎高翻释意理论作为指导口译实践的鼻祖,完全可以应用其中。首先,最为初始和重要的当属听意部分,最主要为两种情况:谁对谁作了什么,其次源语的内在含义。为什么我们要如此重视听意呢,因为在耳语同传的有限的环境下,如果将重心放在语言本身上,我们只能够记住只言片语,如果注重理解语段的含义,那么这段意义就可以在我们的记忆中保存更长的时间,通过实践我们可以发现,理解说话人的意思不一定要听清每一个词。所以在耳语同传的现场时,译员可以适当省略或者忽略一些重复的,不重要的信息,将发言者的输出信息重新表达出,而恰好这些适当的删减也可以减少译者的转译负担,提高效率也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听辨之中。同样作为客户直接听到了授意,也减少了很多麻烦。

四、结束语

总而言之,用释意学派理解翻译是用文字或声音的形式将不同文明能够理解的符号传达源语想要表达的思想。而这对于语段含义的提取恰恰提高了耳语同传译员的工作效率,同时也对译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译员的翻译功力绝非一朝一夕可以修成,需要大量和实践和总结,温故知新,通过反思归纳,将我们自己的经验灌入这套体系之中,以期未來更好、更有效的使用。这些实用且优秀的理论皆来自于实践,不断优化升级,进而继续指导实践。在初始时,该释意理论只用来指导英法翻译,我们应当以此为基础,进一步精益释意理论,使其更具有延展性更具特色用以指导口译实践。

参考文献

[1]龚龙生.从释意理论看口译研究[J].中国外语,2008,02:80-84.

[2]龚龙生.释意理论对我国口译研究的影响[J].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04:155-161.

[3]裴向梅.释意理论在外事现场汉英口译中的应用[J].南昌高专学报,2010,06:43-45.